Saturday, February 17, 2018

18 Week 8 - 一年是一个里程碑

过农历新年不用忐忑星期日下午去机场到新国工作的心情谁能够知道?这一次的农历新年真轻松。

越来越觉得过年不过是一个legitimate holiday。年夜饭和聚会不用等新年,平日可以安排。平常没什么联络的人,就算过年见面了关系也不会变。要维持的关系在日常生活维持就好,无需等到新年。

原本年初一有个案(而且时薪优渥),我亦有时间工作。然而想到一旦开了“假日中工作”先例,日后就难以控制boundary的问题。必须(忍痛)忍耐。

是不是每个文化不约而同有过年这个概念?一年是岁月的单位,像里程碑。过年对我而言最有趣的是到Broga的庙里求签。每一年很好奇会得到什么样的签文,那犹如于一整年的预言。这一次已经没有大公司在背后做靠山,是否还能像往常那样得到上签,向命运挑战的我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啊 /(>. <)\

后来得到下签 =.=
善似青松恶似花
如今眼前不如花
有朝一日三冬至
只见青松不见花
(但签文写得不像下签)

Sunday, February 11, 2018

18 Week 7 - 以前幻想过的生活状态

重返临床工作,感觉真好。上个星期做了一个group therapy和一个individual therapy,过程顺利。不像以前需要顾忌时间紧凑和业绩,可以放松地工作,也有思考的余裕。这就是以前幻想过的生活状态——一天接少量的个案,偶尔教书,其余时间用来写作阅读看剧聊天发呆休息。

偶尔希望有固定收入,就会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最近已经接下几份part-time / freelance性质的工作,就不想那么多。我很好奇这样的工作状态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模样(现实一点来说就是能赚多少钱)。反正目前不急于稳定下来(这是我最大的奢侈),决定观察一段日子。

有两位雇主说,他们最终希望将来让我成为全职。但他们不知道才刚从全职脱身的我,目前回不去了。让一个刚离婚的人再婚,除非新的婚姻能让现状更好否则维持现状就好。

那么,当我在过自己要的生活,那又怎么样呢?这是必须继续探索的事。

Monday, February 5, 2018

18 Week 6 - 立春踏青记

昨天立春, 恰好约了Mei Fong和Weiyun去Broga Hill踏青。已经好几年没去,没想到除了停车处收费,连上山前段路也收费。要去Broga Hill请备好两块钱。我们不知道收费的人是谁,也不知道那些钱会落到什么用途。只顾着向前走,就不多想。虽然已经很久没运动,但这一次没有太累,让我有点意外。或许也因为一路上尽量放缓脚步。

和印象中茅草丛生的Broga Hill比起,如今的Broga Hill较为光秃。其他人忙拍照的时候,我们只闲聊。完全没有拍照的念头。

Weiyun说:“如果走到一半你们发现我不见了——”
“我们会若无其事地离开并宣称从来没见过你。”我说。

下山时,Weiyun走在我的后面时说:“要是我跌倒了——”(他的鞋底是平滑的)
“我们会马上闪到草丛中让你滚下去。”我说。

比起拍照,恶毒对待Weiyun的乐趣依旧。

Sunday, January 28, 2018

18 Week 5 - 今年去纽西兰

自捷克回来之后,已经好久没有独自长途旅行。虽然很想去非洲看日落,但今年的预算不足。忽然之间想起三番四次都去不成的纽西兰,于是很快就订了机票。赶紧通知国玮,我今年会去探望他。

身边已经有不少朋友去过纽西兰(多为南岛)。印象中,那是一个风景漂亮能够放松肩膀的地方。不知道去那里可以做什么事,因为没有打算做刺激活动。不是寻找自己,也不为远离世间尘嚣,纯粹想要看一看这个地方。他们所说的纽西兰。

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独自旅游,现在说起还会觉得紧张。既兴奋又不安,我想这就是我要的心情。这令我确切感受活着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