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6, 2019

19 Week 2 - 令人沮丧的开头

新年的第一个星期过得不怎么好。因为工作上要处理的讨厌事情多(还有上司暗示我需要增加工作量)。因为一位朋友去世了。

这已经是我第二位朋友英年早逝。虽然说早前得知她患上癌症,已经隐隐担心会有这么一天,但几个月前在她结婚前一晚看见她,我以为她的情况有稳定下来。我们在她的家聊得蛮高兴,还合照。当晚离开她家时我向她说再见,那就是我们最后一次道别。

我前两晚和朋友们在殡仪馆。她的家人选了她露出笑容的照片。她总给人正面能量。大学时期,她清楚自己的目标,性格独立。和癌症抗争时,她表现出的意志是我见过最坚强的。我曾经相信她能活下来。看见她的大体,我不愿意相信那是她。现在想,如果那是她临终前的状态,或许死亡是解脱。我希望她脱离肉体上的痛苦。

其实,除了我们一位朋友红了眼眶,据我观察所有人都很冷静。她的家人大概已经早做了心理准备。我们几个没事似地聊天,像平时那样。如果她能看见我们,我相信这是她乐于所见的。我希望她对大家无牵挂,放心地走。

死亡那一端,到底是什么?我愿意相信什么?我来不及想这些,思绪已经跳到若我死了,我的所有物要处理起来真令人伤脑筋。今年真应该好好整理和丢弃一些东西。

Sunday, December 30, 2018

18 Week 52 & 19 Week 1 - 自己

来到这一年的尾声,真好。开始的时候工作状态飘泊,现在成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虽然薪金比起新国那份相差甚远,但我相信那是目前最好的了。我常提醒自己,我换来的可是千金不换的家庭时间。有时因为家人导致独处的时间少了,就怀念起在新国的简单生活。其实因为单身,我的独处时间相比起非单身的人们多得去了。目前我没有遇到一个让我愿意减少独处时间的人。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幸事。下班后有太多事想做。很多书和网上课程要看,还有写稿。做简单瑜伽。又希望好好坐下喝茶,还有早睡。

从纽西兰回来后我不时思考寻找/成为自己这类事。人真能在旅途中找到自己吗?倒不如说,人在旅途中选择成为自己。在旅途中照片拍久了,我发现我喜欢的不只是风景或摄影。我喜欢的是那个带着相机到处走,看见风景停下拍,执着地拍的自己。我喜欢在途中认识的朋友面前健谈的自己。喜欢旅行,是因为喜欢旅途中的自己。

曾经喜欢在新国的工作,因为喜欢热情工作的自己。后来不喜欢,因为讨厌委屈却选择屈就的自己。世间的一切是一面镜子,若不开心,不妨好好端详镜子里的自己。我得把这一个领悟好好记住。

愿新一年我能更了解自己。

Sunday, December 16, 2018

18 Week 50 & 51 - 成长的代价

我有一个认识的人向我诉说最近的烦恼。不知道为什么,和认识多年的一群朋友越来越有距离感。我听见这样的事心里不禁产生共鸣。这正是我近年观察到的事情之一。我把这现象归咎为成长的代价。

认识多年的朋友当初能走在一起,多数因为大家拥有一定的共同点。因为那一些共同点,大家一起经历过什么,在成长的道路上互相陪伴。渐渐,大家随着成长各自跨越了某个分水岭就会一一脱离大队。一支大队因此分成几个小圈子,或有人落单,大家继续朝自己的方向前进。例如,结婚的朋友自然有自己的小圈子,有小孩的朋友也会有自己的小圈子。也会有人什么鬼圈子都通通脱离。这是单身的朋友较难融入的。

今时今日,如果还视那一群已经踏入人生新阶段的朋友们为一个大队,自然伤感。看见的是支离破碎的大队。我觉得当一群老朋友已经一个个离群,自己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轻松,和一个群保持关系就好。现在的情况是,要维持和每个人的关系。这个时候就得问自己,到底在乎哪些人?哪些人依然在乎自己?只有仍然互相在乎对方的朋友才能继续维持关系。

我对那个人说:“因为你们已经各自踏入自己的新阶段,当初的那个组已经名存实亡。把和那个组的回忆好好收存,然后致力于维持和他们的个人关系吧。”

这就是我对之前观察的答案。

Sunday, December 2, 2018

18 Week 49 - 照片的用处

已经度假回来两个星期,心情保持休闲状态。每天处理旅游照,回想旅途上的事,意犹未尽。有太多事无法详记,所以能记多少记多少。我已经到了记忆力稍微弱化的状态。

Mia说她拍过照片后不太会翻看。我觉得真可惜。照片是唤起记忆的好方式。我每看见以前拍过的照片就会想起当时的心情。虽然有令人不堪回首的照片。我甚至建议我的个案翻阅旧照,寻找人生的正面片段。

近年来随着跟朋友拍合照这件事越来越少,成功保留下来的好时光回忆也少了。那些回忆,大概就那样被冲进时间的洪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