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18

18 Week 44, 45, 46 & 47 - 走越远,越接近家

去纽西兰之前,非常不愿意出发。我成了很爱宅在家的人,出去走走都懒。除了诗和远方,面包和家也很好。再说,医院的诊所业绩正平稳提升,我不在一定影响业绩。对于旅行,我的热情大大消退。这一次,一点兴奋感都没有,只感觉好麻烦,好后悔年初给自己订机票。回想起来,我对那时的自己感到吃惊。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连自己最喜欢的事也失去热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打定主意以安享晚年的姿态过这一辈子。现在看来,那时候的我其实和“心死”相距不远。

庆幸年初时安排好的这场旅行。踏上旅途,一件又一件事不断刺激我,我的心又活过来了。虽说行李延迟三天抵达很杀风景,这不足以影响和国玮相见的兴奋。很久没有和他面对面说话,但没有生疏感。他和他的朋友,丹待我非常好。旅馆里的两位室友得知我的行李延迟后,给了我很多安慰。在Christchurch的第一晚,虽然天气冷但心很温暖地睡着了。

在旅途上和不少人搭讪交谈,有的只谈表面的事,有的意外地发展成深度访问(当然是我访问别人毕竟那是我的谋生技能)。这是除了旅途上的美景之外也让我享受的事情。旅行若没有这一部分会可惜。

有一天来到Queenstown的山上,我想如果家人也能看见那样的风景,他们一定很开心。甚至可以想象他们在那里的情境。那一刻的我很想家。以前我朝思暮想要离开家看这个世界,现在我已经来到最远的地方了竟然想家。我发现原来我走得越远,心越接近家。

回来之后,整个人重获活力。我想最好继续这样一年一度的旅行。明年要去哪里呢?

Sunday, October 21, 2018

18 Week 42 & 43 - 每一天我在身边的人心里留下足迹

一天早上,一位看起来非常孱弱的老人来到我工作的诊所,无法说话。我那里除了临床心理师,还有语言治疗师和听觉治疗师。老人指了指他的助听器,他们猜测应该是为了助听器的问题而来,然而他没有预约。他们查看他的资料,得知他是其他诊所的病人,于是通知该诊所的人过来接他。等待时,他们把他送进会议室,为他做检查。由于他看起来只明白中文,其他会中文的同事在忙着,他们请我到会议室帮忙翻译。大家都很热心帮助他。

我和同事一起进到会议室时,坐在轮椅的老人已经失去知觉,怎么叫也没反应。我摸他的手时,只觉得他的手凉凉的。我们马上检查他的脉搏,没有脉搏。于是我们启动了Code Blue,即刻把老人抬到地上。我发现老人的口里有很多血,把他放下来时血就从他的口流出。第一时间赶到的护士即刻为他做CPR。医生在现场做出各种安排,大家一直打电话给不同的部门,忙得很。高层也到了,向我的同事了解状况。那时已经没有我们的事,我们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前一刻还清醒的人,后一刻就失去知觉。我的同事们自责没能早一步察觉不妥。无论如何细想,我认为他们已经做得很好。那老人当天晚上去世,这令大家遗憾。他最后一次见的就是我的同事们。大家心情低落时,我说:“至少在他离世之前,他最后的记忆是你们对他的善待。”幸好我的同事们一向热心待人。

近年我都特别留心自己待人处事的态度。每一刻都提醒自己,这很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因为无常。我的讽刺收敛了许多,骂人的力度削弱了(变相苦口婆心),对于很多事情的对错不执着。我比较在乎每个人见过我之后的感受。我有没有有意或无意地让人受伤了?因为已经从个案听过太多故事,我知道杀伤力能有多强。如果我和对方从此不再相见,我回想会不会有遗憾?每一天我在身边的人心里留下足迹,我希望那是良性的足迹。偶尔还是会有觉得自己做得不当的地方,只能反省和清醒着待人处事。

Sunday, October 7, 2018

18 Week 40 & 41 - 既定的命运

因为我现在的停车场距离医疗中心约20分钟步行距离,我六点起床,六点四十五分前离开家。从停车场走向医疗中心,心想这真是命啊。以前在新国上班是那样的时间起床,走那样距离的路,现在也是如此。就算准时下班,走到停车场拿了车,加上交通阻塞,回到家已经过了七点。剩下给自己的时间没多少。

部门的效绩责任落到我身上,于是得盯着业绩数据。我得想办法提升业绩,这也和我以前在新国的工作大同小异,我很熟悉这些事。又想,这真是命啊。

Sunday, September 23, 2018

18 Week 39 - 挣扎早起床

最近能够在十二点前睡觉真好。或许可以考虑把目标设高一点,十一点四十五分前睡。目前六点四十五分起床。希望能早一点起但没有很甘愿所以作罢。就算在闹钟响之前醒过也不愿意就此起床。我想起在寺庙里四点起床做早课的和尚,想过像他们那样早起念经,但实在没有那种动力。他们必定早睡才能早起吧?为什么我知道他们几点起床却不知道他们几点睡觉呢?我想起五点上班的kp,忘了问他几点睡觉,精神如何?其实我无论多早睡,还是可以睡到八点起床。

每天看见大家那么早起开着车去上班,虽然不太甘愿至少心里觉得平衡一些。我必须想象瓦兄、嘉荣、y-teng、美云、敏仪、阿辰⋯⋯他们也和我一样。我必须提醒自己过去也那样。把上班时间调成下午和晚班,休周一周二,这样的念头一直冒起。但是这样的上班时间大概会把我的社交生活完全断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