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2, 2017

17 Week 33 - 这是最后一次飞去新国上班吧?

这是最后一次飞去新国上班吧?一边收拾一边想。

上司已经安排了几天开会,包括晚上。对于旅行回来后还未恢复元气的我来说实在不是好主意。我也意识到我的身体越来越花时间恢复,不知道是不是缺乏运动和均衡饮食的关系。真应该为健康打算打算。是不是应该两个月后回来开始学习太极或气功?

去新国的唯一动力是在那里的朋友和同事。和他们在一起很愉快,所以我尽量多想这种事。因为和上司有保持联络,我已经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是什么。真沉重。

还是多想想周末去哪里逛比较愉快。

Saturday, August 5, 2017

17 Week 32 - 醒目

和Cyril还有Khim聊天时,他们有说起下属办事不力的事情。我没有当过主管,只有听的份。当他们说起竟然有人不知道怎么用Pivot Table时,我忍不住说那个我今年才会用。他们不可置信,我觉得那一刻我在他们眼里成了笨蛋。“这种事情只有需要时才会学。要不是做research有需要,我根本不会知道。”我说。

我尽量不以理所当然看待世间的事。这包括“醒目”这样的事。他应该了解、他应该知道、这种程度的事不需明说⋯⋯这类自以为的想法据我的经验是悲剧。他人没有读心术,想法也有所不同,所以这样的想法无疑制造失望的机会。失望的时候想对方真是个可恶和自私的人,以“对方一定了解只是没去做”为基础去怨恨。如果需要把每件事明说,这样太没意思、太累了⋯⋯当然有这样的想法。

我觉得,认为他人应该和自己有相同的世界观和做事方法,那样未免天真。有很多事真的需要明说。有时就算说了,对方还未必了解,而且还会曲解原意。确实有这样的情况。但身为临床心理师,我的立场是沟通比不沟通有好处。可悲的我却有时因为沟通太多次而产生不被信任的感觉。这种事真的没有确实的答案。

Sunday, July 30, 2017

17 Week 31 - 下一个旅行

和Cyril还有Khim见面。若不是刚和Cyril旅行回来,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们。Khim说我的精神没有很好。Cyril说我旅行后已经恢复了一些生气,之前更糟糕。他们都很好奇到底我在新国经历了什么。这两个比我年轻一岁的人是我的seniors,旅行和工作的经验比我丰富,听他们分享他们的事非常有趣。我想这跟他们的冒险精神有关系。

我们分享自己想去的地方。他们说想去西藏,我说我想去非洲。这不在他们近期的计划内。

“我们可以一起去非洲,但我们得在那里至少待一个月。”这让我吓一跳。非洲的消费非常高,在那里待两个星期就得准备差不多十五千。得找旅伴分担旅费。由于非洲这个目标太高,我们决定搁着。

之后聊起印度。我说我想去印度静坐。他们说无需跑去那么远,彭亨就有一个为期十天的静坐课程。在那里,不能通过任何形式和别人沟通,是属于自己的静修。我们相约我从新国回来后,一起参加这个课程。详情可游览这个网页:http://www.malaya.dhamma.org/

Sunday, July 23, 2017

17 Week 30 - 有关欧洲游的小事

去欧洲前换欧币,得到两张五百元纸币,没有想太多就带去旅行。结果,要用掉五百元纸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方收到我的五百元就眼睛睁得大大(有些还会惊叹连连),告诉我:“这太多了,不够钱找给你。”餐厅和旅店没办法,结果都在亚洲人开的店才用得掉(看来通常是亚洲人才会带那么大额纸币)。还有一个方法是去银行换,但我嫌麻烦。在那里,一百元或以下的纸币最好用。如果花大钱人们通常刷卡,不太会用现金。Cyril租车,拿车时才知道只能刷卡(而且只能是他的名字的卡),不接受现金。我在Tasmania租车时也一样。

这次的旅行花了接近一万马币。除去交通和住宿,因为几乎每一餐都去餐厅解决和每天喝下午茶才花那么多。每人一餐大概十六至二十欧元(我每一餐都喝Perrier),下午茶约十欧元。在法国通常吃不完,剩一半盘子的薯条。胃口很大的Cyril也跟我一样吃不完。如果要省钱应该叫一份两人分。在意大利,食物的份量就刚好,连甜品也吃得下。

出发前听闻法国和意大利扒手猖狂。刚抵达有点神经兮兮,你绝对想不到我夸张到什么程度,抵达机场后我进厕所做安全措施,一走出来就因为太羞愧而作罢(因为别人都看得到我那蹩脚的安全措施)。一路上幸运地没有发生什么事(甚至没有人接近我),所以在想是不是传闻太夸张(还是因为我们一副寒酸样)。大致上都松懈地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