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2, 2017

17 Week 50 - 三十多岁的友情

年轻时和朋友拍的合照,多是聚餐和出游的照片,偶尔会有他们的男女朋友加入。几年后,拍的合照渐渐在婚宴场合较多。很快,合照里出现朋友的先生太太和他们的孩子。聊天的话题自然地进展到育儿和健康。这就是我三十岁后察觉的变化之一。

接近三十岁时,大家的互动在我察觉之前已经变得比从前平淡。我很高兴我依然和较熟的朋友保持联络,但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不经不觉减少了热情。这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已经扩展,分散了我们的力气吗?这是因为关系的升华,我们已达到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心境?

我好奇三十多岁的友情会是什么样的状态。节庆婚丧时一起快乐一起难过,一起缅怀过去一起感叹时光飞逝,朋友是成长的见证人。归去,我们遥遥相望,彼此祝福。

Sunday, December 3, 2017

17 Week 49 - “久不联络忽然想起的同学”奖项

一位小学同学前几天邀请我出席他的婚宴。我婉拒之后,另一位小学同学约了我和那位同学一起吃晚餐。真奇妙,我们三个小学时期甚少说上话,毕业19年后坐在一起聊天。

和毕业照对比,我们的样子没有太大变化。如今一位是经济学专家,已婚,刚有了一位女儿;一位是工程师,将结婚;一位是临床心理师,单身。若不是因为小时候认识,应该不容易凑在一起。

像认识新朋友,只是我们早已知道彼此。因为对他们的生活存有好奇心,所以聊得愉快。怎么小时候没有和他们那样说过话呢?我们都说希望多联络,但我不知道那是客套话还是真心话。搞错了会造成困扰的。

话说回来,大学时期没搭过几句话的两位学长最近找我聊天。如果有“久不联络忽然想起的同学”奖项,我今年应该会得到。

Sunday, November 26, 2017

17 Week 48 - 我当讲师的样子

上班的第一天实在开心。只要离上课时间前20分钟开车出门就得了,不是塞车路段。想超时上课也不行,因为课室得让给别的班。在那里我没有办公室,连一张办公桌和椅子都没有。下课后可以直接回家。没有拖拖拉拉的其余事项。那一天中午上课,下午三点下班,回到家后感觉仿佛没做过什么。还有时间写稿和阅读。这就是我认为理想的工作形态。

下课后想,原来这就是我当讲师的样子。知道身为学生目前只在乎能不能考好成绩,比学生更在意他们的分数。碰上自己有想法的课题就多啰嗦几句,碰上无聊的课题就随意带过。还会摆起前辈的款,说:“我以前看诊的时候⋯⋯”(真讨厌)真应该好好反省。

Tuesday, November 21, 2017

17 Week 47 - 所谓见识加上自觉能控制的事情

这个星期开始当part-time lecturer。原来当lecturer需要办teaching permit,需要呈交学历相关文件、健康检查报告和找两个人写recommendation letters。如果没有teaching permit就教书,属于违法。我是星期四开始教书,星期一下午才被告知要在星期二呈交资料。烦恼一阵,Jengmun说不一定得找以前的上司写,我才吁一口气。(抱怨一下,要是在以前的公司,这种last-minute的情况不会发生。抱怨时我已经臆想了一份SOP,为新进教职员工准备的程序,和所有程序的进度表。)

于是匆匆忙忙地找了朋友帮忙写信,今天一早做健康检查。那间看似有规模的诊所比起我之前上班的诊所,差得远。一边等一边想,若让我管理,程序要如何如何⋯⋯是不是到国外转过圈的人会有比较的倾向?顾虑到听见的人会不高兴和不耐烦,还是别说出来较好。

因为知道有比较好的所以才会有抱怨。因为知道有更糟糕的所以没有过分的抱怨。我想这就是所谓见识加上自觉能控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