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5, 2017

17 Week 42 - 我在新国工作的日子完结篇

已经不用倒数。三天后回家。

有些人觉得时间过得真快,两个月就那样过去。到这个时刻我依然觉得度日如年。或许因为这两个月我只有一件事上心,就是回家。

朋友问我若时光倒流我会不会再次选择去新国工作。我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尽管那令我错过几项重要的事,回想都深深遗憾。可是我获得更多。没有去新国我不会亲身体会失去和患得患失,也就不会有珍惜的感悟。没有去新国我不会知道原来我如此被珍惜,不会发现我的价值比我想象中还要高。以前觉得自己是个没有存在感的人,现在能感受自己和身边的人的连结。我已很久没感到孤独。

题外话:也发现自己的身边环绕不少好人。两个星期前,和阿辰不约而同搭同一班飞机回KL。阿辰知道我一向赶不及吃晚餐就上机,比我早到机场的她问我需不需要帮我买食物。看到她的信息我深受感动,心想这个人实在太善良,这等小事其实无需上心。(还是因为已为人妻所以变得比较细心?)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如此细心对待身边的人。

以在新国赚到的钱圆了几个梦想。虽然有点迟(所以心情不同),我终究独自去欧洲自助旅行了,也带父母去澳洲“流浪”过(虽说从未梦想如此)。不知道如果留在KL工作会不会有相同的结果,但我肯定我不会那么快做得到。

最重要的是越来越明白自己。没有在新国的异乡人心情,不会有那么多反思。看见很多选择不是必然,只是自己以为必然。发现自己原来不过想要好好生活,不一定要跟随社会的期待。无论如何活着,能够对自己微笑就好。

Monday, October 9, 2017

17 Week 41 - 结婚真是一件多多pattern的事

表哥结婚,我本来以为我只是一位参加晚宴的客人,结果出乎意料。

因为表哥是我父母的干儿子,所以他亦是我的哥哥。据传统规矩,新郎把新娘接回家后,由弟弟开车门。我母亲通知我后,我觉得不麻烦就应承了。

接新娘前一晚,表哥说我是兄弟团的一员,让我大吃一惊。我婉拒,但表哥说希望能凑到八位兄弟,所以我最终说:“我可以去,但不参加游戏。我不高兴起来会离开的。”

表哥接着说可以,因为只请了人录影没摄影师,就让我带相机拍几张照。这其实比当兄弟更令我吃惊。这种场合的摄影师,需要专业的才能拍好。我只是个拥有kit lens和entry level DSLR的普通使用者。但我已经不好再推,只是表明勿对照片有期待。

结果摄影师在第二天不断被召唤。我冒着冷汗做令自己心虚的事。别抱期待啊啊啊啊啊。

晚宴前,我被请去帮忙算红包钱。真大开眼界。由于细节攸关大家面子,我只能缄默(真可惜)。

据观察,结婚真是一件多多pattern的事。如果我结婚,一定希望免掉80-90%的事。其中以组兄弟团玩游戏为首,绝对要免掉因为实在不必要地动用太多人情。得查看什么是必须的什么只是无事找事做。这是一位没有女朋友也没有恨结婚的人说的。

Sunday, October 1, 2017

17 Week 39 & 40 - 舍不得的新国小日子

已踏入十月。近来的周末多见朋友,连认识13年未见过面的网友也见了(以前曾在这里留言过几次的Eric)。大概心里知道,这次之后,应该不会常有机会见面。

美子问我有没有舍不得。起初我说没有,太高兴。后来我觉得我会怀念能和这里的朋友见面的机会。没有其他人能让我更接近马华文坛的小世界,他们是我的管道。听他们聊的文坛八卦真有趣。一起聊各自过的小日子也很愉快。

昨天在Orchard逛画展、吃日本餐和法国甜品。我想我也会怀念那里的文化氛围和美食。无论是一个人还是和朋友一起,那些都美好。

若不是新国的工作人士,在那里过的小日子是美好的。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17 Week 38 - 见好就收

一位同事去英国深造,竟然比我更早离职。星期五在餐厅吃过午餐后,他去总部,我们回诊所。看着他上德士,我意识到这很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目送他消失于视线。大概和以前离职的同事那样,我们不会再见。他送的礼物是我用不上的文具,犹豫了一番决定先留着,再想要不要转送人。我想过买给上司同事们的礼物以零食为上,能轻易吃进肚子的东西最容易解决,也尽了心意。月尾逛商场。

一些诊所的员工和病人已经知道我将离开。看见他们不舍的反应,我觉得安慰。原来我还真有点价值。那样就足够,见好就收。